在一個過去15年年均增長達二位數,而且己完全市場化的中國涂料工業領域里,你看不到壟斷央企,15年前曾經一統天下的國企被超過9000家涂料企業(比全世界其它國家涂料廠總和還多)打得潰不成軍,曾經無比輝煌的涂料上市公司:天津燈塔,武漢雙虎及渝三峽早己風光不再。外企和眾多民企正斗得天昏地暗。國際涂料巨頭挾品牌,管理和技術優勢在過去二十年中通過在中國合資或直接設廠攻城掠地,大有壟斷中國涂料市場之勢,目前外資在中國涂料市場占有率超過30%,尤其是建筑涂料領域。
  
  在過去二十年里,世界級涂料巨頭們紛紛在中國設廠以及研發中心,中國涂料工業生產技術,管理,產品品質及研發正日益全球化。在這些“老師”引導及充分的市場化環境中,一大批優秀的民營企業迅速成長起來了,在今天的中國涂料市場,越來越多的涂料民企正向阿克蘇諾貝爾、PPG、立邦漆等國際涂料巨頭發起強有力的挑戰。
 

過去的二十年造就了一大批高質素的涂料人,制造涂料所用的絕大多數原料在中國都有能力并且都在生產。中國涂料領域充滿活力。幾乎所有的企業均渴望新技術、新產品,渴望產品與眾不同,渴望自己的企業有頑強的生存能力。
  
  2009年中國涂料產量達755萬噸,其中汽車涂料占6%,約為45萬噸,木器涂料占10%,約為74萬噸,船舶涂料占5%,約為40萬噸,粉末涂料占11%,約為80萬噸,其它工業涂料占33%,約為253萬噸,建筑涂料占35%,約為264萬噸。按年產量來算,我國涂料行業己擠身世界最前列。但人均涂料用量仍非常少,我們認為在龐大并正迅速增長的市場需求面前,今后10年中國涂料工業翻一番不會是夢!
  
  第一部分中國涂料工業現狀
  
  企業管理現狀
  
  不可否認,像阿克蘇諾貝爾這樣的國際巨頭有完善的管理系統:內部管理扁平化、矩陣化、透明化、規范化及運作標準化是其核心;企業注重員工素質及技能的提高,各種類型的培訓使得員工時刻感受到在學東西;在這樣的企業,不要求員工是萬能的,團隊的合作和協調比什么都重要。然而,當你年老珠黃時,你將深切體會到什么叫被無情拋棄的感覺。中國人對家的感覺特別深切,絕大部分的員工希望所服務的企業是自己的另一個“家”,外企畢竟是外國人的企業,在這點上他們仍然沒有透徹地理解“家”的感覺,雖然進入中國已有二十年。
  
  民營企業給我們展現的是另一番場景,絕大部分民企的老板都渴望成長把企業做大,他們中不少人也曾花巨資讀MBA,渴望學習先進的管理方法,有些企業渴望以空降的方式從外企挖人來提升企業競爭實力。然而骨子里的不放心導致他們試圖管住一切,筆者認識一些年銷售過億甚至數十億的老板,他們連兩千元的開銷都要親自審批,在老板的“帶動下”,絕大部分民企實際上實施垂直化管理,團隊的協調合作仍然讓位于全能化的英雄。部門之間缺乏合作及技術人員之間不交流基本上是多數民企的短板。但在民企工作尤其是核心骨干,絕對會發現有家的感覺,上述的管理模式導致老板和核心員工之間的互相依存,共同進退。
  
  這兩種管理模式的巨大反差導致外資企業看問題大氣,有一定的視野,但員工忠誠度存在疑問,而民營企業對問題和市場的看法更多來源于直接感受,缺乏清晰的企業中長期規劃。
  
  市場現狀
  
  ◆中國建筑涂料領域產品品質和制造技術與國外差距不大。工業涂料領域則嚴重缺乏核心競爭力。
  
  ◆9000家涂料企業中,年銷售量過十萬噸的不會超過兩位數,年銷售量過二十萬噸的大型涂料企業更是寥寥無幾,八成企業為中小型,絕大部分技術自主開發能力不強,主要依靠模仿型技術創新發展起來,產品的同質化現象很嚴重。一味的模仿,即便是曾經占據大部分市場的幾大品牌也有點后繼乏力的表現。依靠勤奮,低價和關系成了他們生存的根本。
  
  ◆有些企業弄虛作假,急功近利為降低成本而使用劣質原料。各廠產品品質差距大,不少劣質及有害原料仍被使用。
  
  ◆高端及特種助劑、顏料、樹脂和溶劑嚴重依賴進口和國際大公司。
  
  ◆科研機構和大專院校也沒有真正地面向市場,與企業之間的聯系不緊密,以企業為主體的產學研結合的創新機制尚未形成。
  
  ◆在準許并容納廣泛多樣的可再生資源方面,以及對生物技術應用重視不夠。
  
  ◆中國缺乏國家層面對涂料工業領域的規劃,與歐盟,美日及其他國家的研究規劃協調不夠。法規制訂嚴重滯后,缺乏國家層面對行業的規劃和引導。對已有法規實施乏力。許多在歐美己禁用的物料在中國仍在大量使用之中。
  
  ◆涂料用助劑、顏料、樹脂和溶劑嚴重依賴石油,在原油價格日益高漲的今天和明天,涂料制造成本將嚴重制約涂料工業的迅速發展!